盐焗牛奶子

[黑研][文艺三十题] 溶解在深海

  *黑研三十题活动(自己割大腿肉吃)活动地址:这里!

    @繁乱  不知道好不好吃_(:з」∠)_

   然后这里做一下宣传!黑研产出互助群(530365979) 快来快来一起耍!

  *脑洞来自很久前看过的一篇漫画(一个短篇 有些记不起来名字了OTZ

  *有点想写成长篇……可是文笔废而且懒,如果以后有时间的话就努力吧,这个可以算作番外嘿嘿

  *深夜开车(其实只是一点点渣

  *黑研大概是我产出最多的CP

  空都的每一个人都知道,在距离空之大陆正下方陆地的西南方,那蔚蓝色遥望无际的冰冷海水中,有一群人类居住在那个叫做海都的地方。

  "他们是恶魔!"

  每次谈到那些生活在阴冷海水中的种族时,空都的长老总会流露出一脸愤恨和担忧,在他们眼里,那些柔弱无力只能依靠着和他们一样冰冷的机器活下去的海7都人就像是一群毒蛇,悄无声息却缓慢释放着毒素,那些曾去海都冒险的年轻勇士,最后坠入深海,再未回归。

  黑尾敷衍着点了点头,对于卧病在床的老人,他不忍心顶撞,不得不去附和一下自己的爷爷,心里却腹诽着其他。

  啊……这些老古董们,真是不懂得什么才叫做进步啊。若不是空都那些顽固的老头儿坚守着劳苦的手工时代,黑尾早就带着一群年轻人去海都学习生产生活的高科技去了。

  这些老头儿哪里知道,实事并非海都把年轻的空都勇士拉下海水,而是那些年轻人们自己流连与酣畅甘甜的海之都中,"乐不思蜀"而不愿回乡。

  黑尾便是其中一位,但也是唯一归回的一个人。

  在结束了每日惯例给家主,也就是黑尾的爷爷,请安之后,黑尾在自家院子里晃来晃去,叼着草根,晒着日光浴。

  难得清闲,沐浴在空城侍奉的太阳女神的柔光下,好不快活。所谓饱暖思淫欲,黑尾想着,好久都没有见到研磨了。

  孤爪研磨,是五年前黑尾第一次到海都的时候,就爱上的海都人类。

  那个皮肤透明,慵懒的,却有着明亮猫瞳的无力海都少年。

  两年前,黑尾答应了研磨,在作为空城领头的爷爷寿终正寝,自己继承了黑尾家的那一天,会回到海都,带领着空都的激进青年们,打破两个城市之间的隔阂,建立联系,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带给研磨幸福。

  虽然当时,研磨表现出的尽是尴尬和嫌弃,一路上说着"阿黑你好恶心……"之类的话,但是黑尾还是在研磨飘忽不定的眼神里,看出了一丝期待。

  真是可爱。

   

  阳光弄得黑尾的心痒痒的。

  啊……

  好想去海都。

  好想见研磨。

  好想把研磨弄得乱七八糟。

  ……

"阿黑……"

诶……呈现在黑尾眼前的,正是自己日思夜想的深海少年。

怎么回事?黑尾有些摸不着头脑,现在的自己应该在自家的庭院里躺着呢,怎么会突然到了这个瞬间降低几十度的海底城邦?

   "……研磨?"黑尾痴呆的看了看眼前的研磨,过了半秒钟就发觉不对劲,此刻的研磨光裸着全身,双颊发红,皮肤也不是平常透析的白色,透过光滑的肌肤,散发出一丝淡粉。臀部未退去的鳞片也逐渐开始显露出来。

  发情期?

  研磨早已在三年前经度过了那个时段,和自己一起。那时的研磨,就算此刻想起,小黑尾还会忍不住精神起来。

  但现在,分明是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?还是说海都人还有其他的类似的生理期?

  "阿黑……有点难受………"研磨酥酥的带着鼻音的声线弄得黑尾也开始难受了,"抱歉……因为这样……任性地把阿黑喊了过来……" 听不出道歉的意味,倒是满满充斥着撒娇,这样的研磨,真是难得一见。

  黑尾坏心眼般没有回应研磨的道歉,虽说已经很久没有碰触过研磨柔软的身体,自己也早已不争气挺立起来,但毕竟作为空都历尽重重艰难挑选出的最优秀的一批人,黑尾的忍耐力还是相当强的。

  相比之下,每日被海水温柔保护着的研磨就差了很多。

  得不到黑尾的回复,研磨开始难耐。借助水流的力量,慢慢靠近着黑尾,贪婪的吸取海水里着黑尾充满野心和力量的身体散发出的味道。

  终于触碰到的那一刻,能明显的看到研磨的猫眼微眯一下,如同猫咪一样立刻蜷缩起来,靠近黑尾萝莉的皮肤,开始缓慢磨蹭,海都人特有的冰冷光滑的皮肤划过的触感让黑尾又硬了几分。

  "研磨……别在撩拨下去咯……不然我可控制不住了。"发出类似玩笑的警告,黑尾还是心疼研磨,将手环住研磨小了一圈的身体,帮着研磨舒缓体内的欲望。

  "嗯……"研磨发出了满足的呢喃。

  熟悉的声音,熟悉的触感,熟悉的呼吸,熟悉的味道。

  这个人是属于我的。

  蛮横而无理。

  黑尾不管,研磨的身体上早已烙印下黑尾铁朗专属的标志。而他自己,也早已中了一种叫孤爪研磨的毒。

  

  在空无一人的深海里,两个人就这样赤裸着,紧紧相拥着,满足着自己最原始的欲望,不分种族,不分性别。

  冰凉的海水包裹着炽热的身体,带着对怀中人的爱意和占有欲,两个人一起沉沦在无尽的深海之中。偶尔路过的鱼群因看到裸露的朋友而好奇停留下来,也被害羞的研磨挥挥手赶开了。

  整个海里,只剩下黑尾和研磨两个人。

  近乎疯狂的愉悦。

  

  在黑尾进入的那一刻,他觉得自己已经研磨融为一体,温热柔软的身体和自己硬硕坚挺缠绵在一起。

  就像是,溶解在深海之中。

  

  

  ……黑尾是被列夫这个混蛋吵醒的。

  其实早就猜到了,自己大概在做梦,但还是报复性质狠狠踹了列夫两脚,毕竟这吵闹的家伙打断自己和研磨的肌肤之亲,即便是在梦里也不允许。

  "黑尾前辈!快来快来!老头儿们那边又有动静啦!" 列夫一个劲喊着,黑尾不得不停止回味,整理了一下身体和衣服之后,抬头挺胸,带着属于空都战士的强大气场走出了庭院。

  他知道,现在的自己,最需要做的,就是尽快接下空都的管理权,改变上层迂腐顽固的旧式思想,学习海都先进的技术,让空都不再是一座孤独荒芜的土地,而是与各个大陆保持维系的空之都。

  为了空都,也是为了他的研磨。

  FIN

  

  

评论(2)
热度(24)
幻想主义者、以及想得美后援会副主席。

关注的博客